☞ 英文課沒有教的 – 怎麼交外國朋友 – 笑話聽不懂篇

August 18th, 2012 § 0 comments

在美國求學生活了七年,回頭看這些日子最困難的部分之一就是交外國朋友。
很多人都會問「到底要怎麼樣交到外國朋友呢?」
交朋友這件事情其實是很 universal 的
也就是真的好朋友,一個兩個就很多了
一般哈啦哈啦的朋友就是大概一串
真正有需要的時候也許就是招呼不到人這樣
在你成長的國家,你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出國大概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物以類聚。通常你與怎麼樣的人合得來,不管哪一國的人種,其實都差不了太多。

藝術科系裡面其實有一些專業交朋友會比起其他一些專業交朋友還要稍微容易一些
例如劇場類、電影類由於總是需要 team work 一大票人馬來完成一個 project
分工又專業又細,一起做事情的總可以聚在一起解決特定的專業問題,外加謾罵其他部門的人
(例如導演很機車啦~道具總館拖拖拉拉啦~藝術總監不好溝通啦~之類的)
念動畫的就常常會有在 animation studio 埋頭苦畫趕 project 就是那麼一批人
或者在 computer cluster 手上的繪圖版沙沙沙的畫著,轉檔的轉檔、掃描的掃描、檔案格式毀損的在角落罵髒話、每一個趕 project 的夜晚都是一起耗過的
所以這樣很容易就有革命情感,自然也比較容易進入到交朋友的第一步 — 大家互相同情這樣

設計類的則有一些差異:
像是商業設計、廣告設計、遊戲設計等等的團隊 project 由於都是小團隊,有時候三五個人組成的團隊合得很來,就有機會之後還是成為朋友,當然比較常見的就是意見分歧、每個人的 ego 都很大,很難溝通,又加上可能有人擺爛…. 最後支離破碎、不歡而散。
獨立進行 project 的設計師則是通常自己會有一個 cube 位處於一個大的 studio 裡面,也許20~100個學生一起 share 的空間
可能總是會有特定的一些人在熬夜趕 project
久而久之就會變成工作到一半有是沒事晃來晃去互相關照一下交換宵夜的朋友

純藝術類的通常是最難交到真正的朋友的…..
不管是 painting, sculpture, installation, video art, visual arts in genreal甚至是 music 等等 幾乎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室,不見得有 studio mate, 如果有 studiomate 的也還是大家都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通常這些藝術家就是自己做自己的事情,總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面
進進出出的時間不一致、專注的議題與媒材可能也都大相逕庭。
要討論也大多數想討論自己的事情,畢竟念藝術的研究就是在研究自己的創作,這樣其實一點也不為過嘛~
但是可能就會比較難打進互相的心房
如果念了比較競爭的學校,大家都很有野心,可能也不太會把一些消息互相交流
巴不得有同學搞不清楚作業狀況所以沒交
這種情況下想要交到好朋友就顯得相對困難

但是以上都只是一個模糊的概略狀況
藝術圈是沒有一個準的
exceptions 每天無時無刻都在發生
就看你自己的心態與努力
其實這些規則原則都聽聽就算了

話又說回來,雖然交朋友的準則是四海皆準,什麼友直友諒友多聞
但是身為外國人還是有一些難以跨越的隔閡讓你在交朋友的時候倍感挫折
例如,美國人在 happy hour 很愛去 bar 喝當天特價的 draft 啤酒 (在酒吧裡面一個拉把壓縮出來倒在杯子裡面的啤酒叫做 draft)
去 bar 的時候就是亂聊天
尷尬的就是你鴨子聽雷
大家在講什麼笑到拍桌流淚,你就只能在一旁傻傻的陪笑,因為你意識到剛剛誰講了一個笑話,可是你就是沒有聽懂裝懂,好尷尬。

之後散會偷偷拉著某個比較信任的友人問到底剛剛那個誰講的笑話是什麼意思?
這個友人可能早就喝到很茫…. 什麼都不記得了
或者這個笑話一經過友人解釋… 根本都不好笑了

我自己的經驗呢~一開始念 drama 的時候很幸運的有受到革命情感的照顧
所以總是下工之後就是與這些年輕人鬼混
喝燻了也就比較不顧情面 “Why is that so funny?” 一脫口就問出來
有時候要看問的點,問到很妙的時候反而還會幫那個笑話加料,我一問出口大家笑的更喘不過氣來
之後第一個漸漸回復氣息的就會耐心的跟我說剛剛到底誰說了什麼為什麼那麼好笑

了解笑話的過程是一個長而深遠的學習歷程
不要以為我們每天聽這些有意無意的笑話好像不怎麼樣
仔細想想,要聽懂一個笑話的 punch line 是需要多少當地文化深度的涵養才能聽懂
有的笑話是關於當今政治人物的(小布希以及莎拉裴林的笑話)
有的笑話是人文類的(生活習慣類、相關語類、禮俗類、歷史類)
有的笑話是大眾文化類(正流行的電視劇或者大家共同的兒時回憶)
有的笑話是種族歧視類的(黑人與西瓜、各種國籍人對於某一件事情的反應)
而這些,對於我們外國留學生來說,真的需要非常深度的認識才能知道為什麼這個笑話好笑
畢竟我們是從大半個地球的那一端飛過來的
雖然年紀 20好幾,但是就文化涵養上的認識,我們就像是一個嬰兒一樣什麼都不懂
偏偏我們的身體已經是一個大人,總不能還是像六歲孩子一樣天真的問 why? why? why?

以下分享一點我多年來學習美國文化的好管道
有的是廣播(podcast)有的是電視節目

Car Talk 是 NPR 最受歡迎的節目之一,是由 Tom 和 Ray 兩個兄弟一起主持的電台 call in 節目,專門在聊車子的各種問題。但是除了修車的知識之外,這是一個很好笑的節目,兩個兄弟總是有辦法在閒聊的過程扯出一大堆意想不到的笑話,有時候光是 call in 進來的人住哪裡都可以聊好久,一直都進不到正題。或者光是 call in 進來的人的名字就可以講好久,一個 L的 Michele 還是兩個 L 的 Michelle, K 的 Kathy 還是 C 的 Cathy。這些閒扯的過程裡面就可以透過主持人的引導,即使你是外國人也可以慢慢的去了解為什麼這個好笑。然後他們終於才會聊到車子的話題,有時候車子的話題也很扯,有個先生打電話來問有一次她老婆開車的時候一支小老鼠從她腳上跑過去,要如何說服他老婆車子裡再也不會出現老鼠了。然後兩兄弟異口同聲的說「你放棄了吧~她這輩子都不會開那台車了」或者是一個前妻打電話來問說當他前夫借走她的車去載小孩,她前夫的現任女朋友「不小心」A到她的車,所以把車子推出車庫,一路滑到大馬路上面去到底是意外還是蓄意的?然後他們就開始天花亂墜的拚湊一些理論…. 總之每個禮拜 Car Talk 總是可以帶來高度的娛樂性,對於增加美國文化的認識也很有助益。說到這個,兩兄弟曾經一度被聽眾指控性別歧視,因為有時候他們會針對女性特別說一些很酸的話。也許他們真的是性別歧視,但是一部分可能也是為了節目效果,我是一笑置之啦~

Saturday Night Live, 簡稱SNL
是美國電視史上最長壽的節目之一。有一點類似台灣的「全民大悶鍋」之類的透過當週的新聞時事取材來製作很多搞笑短劇的電視節目,是從紐約現場直播。節目本身有固定班底,每個禮拜會邀請一個特別來賓加入許多短片的演出,這些來賓都要稍微有一點地位了才會受到節目的邀請,前一陣子小賈斯丁就受邀上了節目。SNL取材的範圍很廣,可以是當下很紅的電影、或者一些新聞頭條的議題、娛樂、政治、經濟、文化都會涵蓋一些。

Real Time with Bill Maher
這個在HBO上面星期五晚上的脫口秀,該秀的主持人 Bill Maher 是著名的左派人士也是無神論者。所以他的節目上常常就當今的時事來當做笑點,唐諾川普先生就常常是他取笑的對象。但是我很喜歡每次他們都會邀請一些「小眾」代表,例如每次上節目的貴賓裡面一定會有白人、非白人(黑人、拉丁美洲裔、亞裔、等等)、異性戀者、同性戀者還有右派的代表與絕大多數左派的人士們來討論一些當下的議題:稅務、政策、國會、選舉、經濟、國際情勢等等。所以比較不像是 MSNBC 的政論節目總是一邊倒地謾罵右派。雖然說每次上 Bill Maher 的右派代表來賓也總是被攻擊的很慘… 呵呵。但是還是多少提供一些平衡的兩面看法。還有 Bill Maher 本質上還是 comedian (他是做 standup comedy 出身的)所以這個節目上的一些小喬段例如 New Rule 還是都以非常不客氣的調侃的方式來提供一些對於某些事情或者事物的看法。

This American Life
也是NPR上面非常受歡迎的一個廣播節目,由芝加哥公共電台製作。每一集都會有一個說故事的主題,例如 Nightmare, breaking-up, old friends, private detector 等等、然後透過高技巧的廣播剪輯,在90分鐘裡面傳遞一個或者數個來自不同美國家庭的故事。也曾經發生過受訪對象竟然捏造故事內容,讓TAL還要澄清他們也不知情,並重新錄製他們被設計的過程,高潮迭起之精采,真的很令人著迷。我覺得這個節目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在於他蒐集的是一些平凡人的故事,就像是你會把你的遭遇告訴你最親密的朋友一樣的那麼親密。這也提供了我們外國人一個「原來遇到這種情況美國人是這樣想、這樣處理這種事情的阿~」例如婚禮前的新娘的 shower, 孩子出生前的 baby shower, 人的生老病死、遺產的處理的態度、對於恐懼或者價值觀的分享等等。這些內幕,如果身邊沒有比較熟識的美國人,是很難去學習到的文化的最深刻的部份。透過這個廣播節目,我們多多少少可以窺見美式文化的一角。

另外一個關於以上幾個電視以及廣播節目的優點就是這些節目其實都超級受歡迎的,如果你可以在聊天的時候提起「I have just heard about this story on This American Life…」 有極大的可能對方會跟你說 Oh!! I also heard that one too!! 這樣一來,聊天的話題就有了!化解沒話題的尷尬第一步就奏效了!

Of course, when it comes to making friends, there is always more to it.
我們下回再續。

back to top

 

 

st(Art) logo

USA Art School Admissions Consulting 本文歡迎引用轉載,請提供出處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